一切分裂祖国的行径都会受到历史的惩罚

2018-03-26 09:13:16

  “伪素人”是否是一种作假?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素人”?为何在大多数“星素结合”的综艺中,素人只能成为徒有其名的元素?值此“3·15”之际,新京报记者专访诸多曾参与综艺制作的导演、编导,以及博见传媒总裁吴闻博等业内人士,揭秘“素人不素”背后的虚实操作。

  然而纵观娱乐类真人秀、脱口秀等需要素人更具象的节目中,“伪素人”却依旧屡见不鲜。

  曾制作某档女性真人秀的编导Y:“几乎每个编导、艺统的微信里都认识几个有综艺经验的素人,这个圈子就这么小,我们之间也会来回推荐。如果下次有需要这种娱乐素人的节目,我们肯定优先考虑他们。因为彼此合作已经很熟悉了。”

  王磊卿还分析,国产剧出现了三大新型套路,包括开始流行扎堆去国外拍摄,即,“谈判都去华尔街,恋爱都是巴黎秀”,雷同甚至累赘的海外取景,成了观众最熟悉的套路风景——尬景。

  在王磊卿看来,现在古装剧没有七八十集好像就不能叫大剧,“电视剧剧集像兰州拉面一样越抻越长,使得电视剧‘龙头烂尾水蛇腰’,损伤了电视剧的艺术魅力,影响了电视剧的可看性,导致观众失望,舆情非议。”他呼吁,电视剧必须瘦身,观众需要50集以下不掺水的干货剧,市场需要30集左右全新快节奏的创新剧。

  一年一度的电视业盛会——2018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13日在沪举行,国内电视剧制作、播出行业相关人士聚集,把脉2017年电视剧制作播出现状。SMG影视剧中心主任、东方卫视总监王磊卿在年会上作“请回答,2018——中国电视剧市场思考与展望”的演讲发言时,指出了多项行业弊病。

  影片主要将笔墨放在霍金和他的第一任妻子简·王尔德始于剑桥大学的爱情故事及霍金患病前后的励志传奇。20世纪60年代,霍金当时是剑桥大学的学生,他与艺术系学生简·王尔德相遇相爱。当21岁的霍金被查出患上会使四肢麻痹的卢伽雷氏症时,简没有放弃他,而是想办法与他结婚,为他生儿育女,支持他,守护他,为他日后的生活和研究带来巨大的勇气和力量。

  在香港国际电影节的支持下,亚洲电影大奖于2007年诞生,用王英伟的话说,这个初生的电影奖在当时面临最大的问题便是奖项的“认受性”——“评出来的电影、导演和演员大家认不认,会不会来领奖?”

  Dauntless,寓意无畏勇敢。率先出道的TEAM D由钟文杰、周兆渊、赵延龙、朱舜、熊艺文、热亚提、胡浩楠七名成员组成。七人在舞蹈、声乐、表演、形体等领域各自有着多年的专注热忱和良好功底,在接受一年多国内外、全方位、封闭式培养之后,将以帅气耀眼的唱跳实力与大家见面。出道演出已经确定将于3月30日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Mixing Room举办,首张EP作品也将于演出当天正式推出,敬请期待!          

  新京报盘点2017年-2018年14档素人“脸熟”综艺,专访综艺导演、编导等圈内人士,揭秘“伪素人”行业内幕。

  短短几天之内,时尚界传奇、法国著名设计师纪梵希、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相继离开了这个世界,引发了全球网友纷纷发起纪念活动。事实上,这两位大师都与电影有着不解之缘。霍金的故事曾多次被改编成影视作品,他本人也曾亲自“触电”;而纪梵希与奥黛丽·赫本的电影之缘也感动着无数观众。或许,我们可以透过重温这些经典之作去缅怀大师,正如有网友所说:“至少我们可以在影视作品中,一次又一次地看见他们的身影。”

  该片故事改编自导演本杰明·雷内的原创绘本《坏狐狸》,讲述了一个小型农场里一群小动物的三段故事,它们正义善良,脑筋却偶尔不太灵光:一只想吃鸡想到发疯的狐狸被迫成了“鸡妈妈”,不得不照顾三只小鸡,误入歧途的小鸡们却一心想当“嗜血狐狸”;一头责任感爆棚的猪和它的“猪队友”为护送人类宝宝回家,踏上一场惊心动魄的公路冒险;一只鸭子和兔子因为“误杀”了圣诞老人,不得不扛起拯救圣诞节的重任。

  除此之外,国内的纯素人节目目前也很难找到吸引观众的模式点。欧美的真人秀大多以素人为主,但内容多是以现金大奖的刺激、趣味游戏来体现人性的善恶,但国内的素人真人秀大多还是以感动、崇高为内容看点,与明星类真人秀相比,视觉刺激不强,“所以如果我们解决不了素人参与节目的出口,和如何去表现素人的问题,即便是“伪素人”,我也并不认为以后可以做好以素人为主体的节目。”

  霍金本人对影片则很是赞赏,他同意了将自己真实的“声音”(电脑发声器)用在了电影当中。除了真实的“声音”之外,影片中用到的道具包括女王荣誉勋章以及署名论文也都是由他本人提供。而当时已经72岁的霍金本人接到邀请从剑桥前往伦敦提前观影,电影结束之后,他的秘书从他的脸颊上擦去了一行眼泪,而霍金本人则对影片表示了赞许,并邀请导演詹姆斯·马什以及编剧安东尼·麦卡滕一起去酒吧喝香槟。

  91岁高龄去世的时尚界传奇于贝尔·德·纪梵希,与著名影星奥黛丽·赫本之间因为电影产生的友谊被传为佳话。1953年,纪梵希开始为好莱坞电影明星设计服装,彼时的赫本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演员,首次出演女主角的《罗马假日》也还未上映。当时,纪梵希以为要为奥斯卡获奖者凯瑟琳·赫本设计礼服,非常激动,当奥黛丽·赫本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显然有点失望了。然而,不过一顿晚餐的时间,这位年轻的设计师,就被奥黛丽·赫本深深吸引,从此两人开启了一段合作佳话,她成为了他创作上的缪斯,不管戏里戏外,纪梵希为赫本打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造型。

  而另一部纪录片《霍金传》则是由霍金和他身边最亲近的人出演。他们第一次通过自己的口来讲述霍金的一生。受访者包括霍金的妹妹、他的妻子简、他的照顾者、学生、同事,以及电影版《霍金传》的扮演者——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等,影片从每个人的叙述中真实还原了这位身残志坚的天才学者不为大众所知的另一面。

  而对于相亲类、生活服务类节目中“想红”的“熟脸”,业内人士表示还是需要“零容忍”,因为相亲类节目的根本就是“真情实感”的展现。曾经制作过相亲类节目的导演J在选择嘉宾时,必须严格筛查素人的真实身份,翻阅她近三年的微博,不仅不能上过同类节目,而且目前必须单身。除此之外,节目组也会在接触时细心留意嘉宾的“意图”。例如一些女嘉宾极具表现欲和话题,但种种细节体现她们并无真诚的交友需求,只是在表现,那节目就会淘汰这类人。

本文地址:http://www.vgwarzone.com/yule/20180326757.html